脱战 ——从局部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优越性之战

2019-11-6 15:49| 长征网全媒体 |来源: 岑巩县第三中学|作者: 严德| 长征号: 黔教育

摘要: 是“脱”与“不脱”的较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战胜困难、打倒贫穷、不断解放人类的制度优越性的又一次历史与现实的检验…… 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

“脱战”——

“脱”与“不脱”的较量,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战胜困难、打倒贫穷、不断解放人类的制度优越性的又一次历史与现实的检验……

困难像弹簧,你弱它就强。

学习学习再学习,工作工作再工作,研讨研讨再研讨,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方法与技巧。

脱贫攻坚战作为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斗,作为一场没有有形敌人可循的“暗战”,我们拿着各种看不见子弹的武器,弹药上膛,东瞧瞧、西望望,走了火难免,可笑的是我们生手往往会把枪口对着自己毫不犹豫就开了枪……

在战斗中,我们的一名战士在帮扶中,专门找帮扶对象的穷因、穷根,却只字不提自己帮扶的计划和行动。他每一次上门帮扶,都是照了一张反映困难户穷因、穷根的照片就走了。然后,在研讨会中,帮助困难户喊是如何如何的穷。希望该户得到这样和那样什么什么政策的照顾。然而,经过大家复核,结合入户调查,发现该贫困户反映的情况与帮扶干部反映情况竟然严重不一致:贫困户靠发展生产、寻找路子致富。人家正一步步走出贫困、无须帮扶!

还清楚记得201941日报到的第二天,县脱贫攻坚督察工作组来星星村上片入户调查。村支书记叫我去陪同他们走一走,学习学习,熟悉工作。

我们进村入户来到某某组,看见带路的村领导和督察领导们,拿着个手机这拍拍、那拍拍的,我稀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爱拍?拍来何用?想问问,见他们拍照、问情况忙得很,我无处插嘴。很感觉自己很无聊,为了敷衍这种无聊,我发现贫困户家挂的那个蓝色的牌牌(爱心联络卡、四卡合一挂牌)有点好看,上面记了很多内容,心下觉得好奇,就决定拍下来,拿回去抄下来看看,借此熟悉熟悉情况也好。于是,我随他们一路拍了好几十张牌牌。等收工会村委会,我存了自己拍的照片拿到电脑上处理,才发现:文字内容大部分已被时光毁了,很难看清。忙了几个小时,也没弄出几张来。村干见我忙得忘乎所以也没有看过我的究竟,就让我怎么弄。第三天,他们才发现我忙的内容,说这个看不清没关系。村里存得有资料,要可以随时给,要哪里哪家的都有!——原以为自己积极肯干,忙得可以,想不到竟然是做无用功。一时之间,心里掠过一丝无奈的沮丧。

说简单也简单:“一达标,两不愁,三保障”无生僻字,难道我教了十多年书的一个堂堂的中学语文教师还理解不了这么几个字词吗?就是吃穿住医学用样样有保障呗。我暗自思忖:这个社会没衣服穿,漏嘎嘎(地方土语:皮肉)的——除了故意穿时尚——例如,那些故意穿烂牛仔裤,故意漏屁股、漏乳沟的(我认为是这些人耍流氓污人眼球的,但看着也还愿意看,就冒着人家骂老流氓的危险而已),这些不该算贫困的吧?至于吃饭,讨米叫花子(土语:乞丐)这些名词早就退出词典了的,还存在吗?至于住房、就学、就医等吧,那可或许有未知因素,那怕是说不定的。

又和领导们跑了几天,跑着虽然累,但感觉怪新鲜的。乡亲们也很好。我就觉得这些贫困户就是我四十多年前的亲戚。——小时候,自己家、外婆家都很穷,其他乡亲们也大多过的苦日子。现在见着他们环境卫生脏乱差一点点,我倒觉得找到了儿时的感觉、儿时的记忆,似乎我也回到了童年。——见着他们,我就时常想起我那过世的爷爷奶奶,尤其是外公外婆。我都即将满五十了,想着就眼睛湿润、心里难受——外公临死前,说自己很饿,没饭吃了。外婆却说外公说胡话。但是外公身上很单薄的衣裳让我觉得是真的。外婆临死前,嘴里冒着白沫,已不能说话的她,示意挂念我的孩子出生了没有,她很想看看……我当时,什么也无能为力,只觉着要是有几块钱给外婆医病,外婆就不得死了。我怕外婆在我眼前离开,我只好狠心地竟然走了。走出去半里地,身后传来了家乡死人放爆竹送行的声音,我才泪如泉涌地哭着跑了。——我知道,爸妈在料理外婆的丧事了。想想,这穷是多么无奈和冷酷的事情啊!

眼前,面对这些贫困户亲人,我以后该怎么办呢?我真能够帮助他们吗?但愿我此后在工作中,像帮自家亲人一样能够用自己的力所能及帮助到我所认识的贫困户吧!

第一次的热心帮扶。

这天是我们天星乡赶集的日子。办公室某主任,在楼上见着一个人就立即大声打招呼,示意那个人上楼来办公室有事情。

上来的是个四十好几的男人,面容异常清瘦、枯槁,跟上来的是背着小孩的略显富态、显得说话穿和的妻子。

一进门,某主任就略带责备的口吻问到:“人家全村人养老保险金都缴完了,你怎么就不缴呢?——这可是关系你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啊?”

那男的说:“领导,我们要缴,可现在实在没钱。”女的也在旁边面带难色而谦和地求情:“孙子要买奶粉,钱还不够呢。你们就让我们退后一点缴吧”。

某主任说:“那不行,我们要交账了,必须要马上缴才行。”

那男的瞅了我一眼,面带笑容地说:“要不,你们先帮我缴了,过后我们还给你们,行吗?”——看到这一幕,我觉得那男的就好像杨白劳的现实版。显得甚是可怜。我正准备要搭话,某主任有催道:“我知道,那么有钱,赶紧缴了,我还有事情要忙。”

男的又似无奈、又有几分油滑的说道:“要不,某主任借给我一半,我去借另一半来缴。看这样,怎么样?”我觉得到这种地步,在不插嘴怕是于心不忍了。于是,我打断又准备说话的某主任:“某主任,算了吧,你借一半,我借一半帮缴了算了吧?”

某主任见我这样,也只好同意了。某主任开完票,对男主说:“票开了,还钱就那票给你,你拿钱给我,我再还某干部,这样行吧?”

这对夫妇赶紧说:“好,好,过个把月,有钱就一定还。”

事后,某主任对我说过:“他家有两个孩子在外务工,经济能力也并没有想看到的那么糟糕。你现在借钱给他,怕是难得收回了的。”

果然,个多月过去了,没见还钱。又过了月余,也都好几次去这户人家做与脱贫工作有关的事了。这家竟然一直没有提钱的事。我也有些紧张,怕这家人忘了。不过,后来憋不住问。这家人,还是还了我们的钱。——虽然我是扶贫干部,毕竟孩子上学,妻子没事干,应酬各方面的也手头也很拮据。

信用度,有时在农村也并不是很重要的。虽不多,我还是很高兴人家还了我的钱。比小孩子捡得大钱还高兴。

在工作中,我慢慢的懂得了什么是“因户施策”,什么是“危房改造”,知道了这些政策对于帮扶贫困户的好处所在。

一段时间来,有好几户人家危改未竣工和竣工未入住,上面追究危改未竣工的责任压得很重、很重。我们催逼贫困户加快施工进度和加紧入住的工作也非常严峻。几次三番几次三番的上门催逼,那情景用个不当比喻:简直比影视剧中黄世仁催逼杨白劳还紧还急。起初,私下觉得这样催逼很对不住老百姓。可是几番跑腿下来,结果没有变化,而接到上级部门电话询问,追责之音咄咄逼人之时,自己才发觉自己比热锅上的蚂蚁还尴尬。心里一天天都暗自着急:“糟了,糟了,我要完蛋了。这可怎么办啊?”无法可想,干着急,可是,是五十岁的人了,心里着急却也不能像个小孩那样在嘴上这么叫出来。这个急啊、难受啊什么的,太煎熬人了。有时候没辙了,只好悄悄叹息:既不能撂挑子,又不能发抱怨,那就等着死算了,什么也别去想了,乖乖的挨着吧。

但说也奇怪,每每到了困难卡住脖子绝望的时候。一个新的希望又来了。——我们政府施策的法门还是挺多的。政府通过集体智慧,调动所有人力物力资源,在关键时刻总可以保障把工作进行到底!

本来,青黄不接之际,劳动力大量外出。百姓找人搞建设施工极为不易。在视觉贫困工程施工中,我们用了外来不锈钢施工队,很快完成施工。但是在危改中调集不了农村人员,我们政府就调集了建筑队进行协助。一些难啃的“硬骨头”很快就被啃了。在危改入住工作中,我们发现有贫困户口头唯唯诺诺,但实际行动上,和我们玩起了躲猫猫。——住在老木房里,一叫,他们就赶紧进入危改安全防里待着,你一走他就走了。宁愿在老旧破的木房里窝窝囊囊、烂烂垮垮地过他们散、慢、懒、脏的日子。干部们说多了,他们就有意无意地嘀咕:“这些领导们真多事。”要不,就是用风俗习惯或迷信观念来搪塞。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我所在的网格里,有几户人家家里有精神病人在家。每每入户,表面上都是大大咧咧地进去。但是,心里总是惴惴不安的。生怕病人突然病情发作,自己无意间就挨了一闷棍一样。尤其,有两户人家的病人,长相恐怖,家庭卫生让人怀疑,看着病人一会儿正常招呼、一会儿口中念念有词、突然又破口大骂。我一个大男人,要不是大白天,而是晚上见着,那还有什么大男人的样儿?——简直比恐怖片吓人多了。

一日临近傍晚,入户宣传政策。一妇人突然走出,面目狞狰——一只眼歪斜翻白,半边脸上的烧伤疤痕像被人抓拧去一大块烂泥留下的痕迹。说世间奇丑怕是也莫过如此。好在她热心打了一个招呼,声音不吓人。随后男主出来招呼,告诉我正赶上他们家请人干泥水工的活,要吃晚餐,让我这回要吃晚餐再走,不然就是看不起他们家。我只好硬着头皮进屋,等待其他人收工吃饭。

见是别人弄的饭菜,我又放心一些。正在内心高兴终于可以在贫困户家和人家吃餐饭了。只见女主把一大碗黑黑白白红红的腊肉往窝里一倒,动作比较粗鲁,平静的心差点一下提到了嗓子眼。随后,几个帮工的进屋,我又安了几分心。吃饭了,主人劝我喝酒,近来不常喝酒、怕喝酒的我,为了借酒消毒,于是满口答应喝酒。喝了一碗酒、吃了一碗饭,总算完事了。我赶紧完成当时使命后,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慌乱离开了。

来到另一家,这家妹妹是个学霸。看着有几分男孩的英俊气逼人。她是因精神抑郁、恐惧休学的。我原本很喜欢小孩、同情孩子。但是,每每来到她家。女孩总是不爱理人,用背对着你。弱不知道女孩容貌可人,老是看到这样一个闷声不响的女孩的背影。往往也是令人生发出许多毛骨悚然的景象的。原本打算,有空多多安慰女孩,和人家多多沟通一下,兴许能够缓解她的毛病,对于康复有好处。但是家人忙碌于活计,常不在家。所以,我很害怕出现意外,无法处理。我的好心只能收在心里。只是等到遇上女孩家人在家,才能够勉强问候问候。

老人是个活路王——农村农活的劳动狂。

儿子结婚有一男一女,离婚后在外务工意外死亡,给老人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不屈命运的老人,上有老母,妻子残病,孙儿孙女年幼。这是一个典型缺乏劳动力的家庭。一接触,我就很同情老人遭遇,为其不幸感到难过。这样的家庭,是最应该帮扶的家庭。老人是原合作社会计,属非农业人口,交了城镇职工养老保险,靠这笔保险返利收入每月八百元左右和务农过日子。单从生活和供孙子孙女就学而言,因为孙子孙女纳入特困供养人员,所以应该不成问题。但是,老人不服生活困境,在我眼里:老人做事苦干、蛮干,造成了很多计划上的失策,感觉遗憾。另一方面,老人们年事已高,对政策不是太理解。计划和想法难免落后。一旦策划安排不当,很可能陷入更多窘境。帮扶干部作为外人,只能只言片语劝解,实在不好干预人家家庭事务,很是揪心,很是遗憾。

那是一户因残被识别进入系统的贫困户。该户一家四口人,靠低保、夫妻弱劳动力做点农活和普通养殖生存。该户主对国家政策帮扶记得准确,但是,时有捕风捉影和别人攀比得多得少的情形。这种情形很不利于政府因户施策的帮扶工作,容易造成不良影响。经过几次说服、引导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其只关注个人得失的自私心态让人感觉比较可恶的。尤其是户主抽烟抽13元每包的磨砂烟,在我看来,作为贫困户也是一种奢侈。我对此也做了劝诫,希望他少抽烟,为了家庭、为了孩子多积攒点钱防患于未然,以应不时之需。

贫困户,之所以贫困。除了天灾人祸,疾病缠绕和天生智力残疾没有办法外。余下就是行为懒惰和思想弊端造成的贫困结果了。我所遇见的贫困户,这后两种余下的行为是与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背道而驰的行为。行为懒惰、思想贫困虽然可耻,但是几千年来总有几根毫毛的人并不怕自己变得可耻,在他们的词典里并没有可耻这一词的存在。这类人就是新时代阻碍社会前进的“汉奸”分子。

有一次,在收集山林、土地之类的权证件时,户主找得了土地证后去找林权证,该户成员以为帮扶干部收集证件有损贫困户资格,于是便说:“某某干部,你就回去了吧,我家没有那个证件。我家那个(男人)是精神有问题,他要把这一家子人害死才心悦!”我为了厚着脸皮等,是好说:“等等没事,要求这也只能证明你家证件齐全而已,何况我们也只是没见过,要看看。而且,人家别的地方的村民都有这个证件复印件。”那女主有些不耐烦,于是说道:“这个世道,总是整到老实的!那些老实的,他妈偷人就去告状,还不是害死自己?”

在帮扶的人士中,也有极少数人劣迹斑斑的。他们以前干过丑事、恶事,藐视政府、污蔑国家工作人员,故意不配合脱贫攻坚工作——隐瞒财产、隐瞒收入、吃喝嫖赌还嫌国家脱贫攻坚政策没有帮扶到他。动不动都对帮扶干部罔顾事实进行污蔑乃至威胁。这种人,听不进政策,恶意歪曲政策。然而,他们却逍遥法外,令人发指。帮扶干部苦于不掌握证据,自身维权不知所以。

某男亦贫困户,最初因无房进入系统,后确定为自身发展动力不足进入系统。该户曾经因偷盗村民财物进过监狱,后结婚生子,老婆死了,便外出务工,开工程车,收入可观。与姘头生活,留下小孩在家靠兄弟居住。男主一年到头基本不回家。据村民反映,其亲人病故也没有奔丧回家。帮扶干部动员购买易搬房享受相关帮扶政策,户主嫌弃面积太窄,反复要求撇开政策要超宽面积的房屋。帮扶干部动员该户办理务工收入证明享受相关政策帮扶。户主故意推诿便罢了,反而责怪帮扶不力,扬言要反映干部帮扶不力的情况,并随后拉黑帮扶干部,从此再也不与帮扶干部联系,不接听帮扶干部电话。

所以说,脱贫攻坚战说很难也很难:对于政府帮扶钱财物质,他们是拿来就要,要了还要,用了还用,……帮扶干部百依百顺也不会说你帮扶干部好,不说党和国家的政策好,一心只为的就是多要多得——人心糜烂的无底洞永远也填不了!想方设法满财产、千绕百绕不说务工工资有多少。有朝一日被查到有问题,帮扶干部被处分少不了,可恶的是还要帮助他们找好台阶下的理由了事。

脱贫攻坚战的痛啊,就像隔靴搔痒,更像被瞎眼蚊叮咬——你才发觉又痒又疼,它早已跑。

每一处伤都如珍眼,暂不致命,只给你痛痒,可随时会因病菌感染而积毁销骨。

——“我得什么什么了,你家怎么没有?”一句别有用心的套人话,就有可能让你经年累月的工作毁于一丁点的嫉妒!

贪婪让人性的良知泯灭,懒惰让人穷生奸计而愚不可及!

但是,百姓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我们不能去伤害他们身边的这些懒惰的贪婪者,我们竭力宣传政策、鼓励生产和发展产业。对于那些确实是因客观困难而贫困的乡亲们,我们寄予了极大的同情……我们战天斗地,战的是愚昧、战的懒惰、战的是冷漠。正真的敌人应该是思想上和行为上的反动——就像那些乱港分子一样的人,这样的敌人我们目前没有遇上。那只是港人极少数人的病态“特色”。

我们的香港、我们的祖国能够像母亲原谅孩子过错一样忍耐痴狂的暴乱分子。我们没有太多理由责怪有思想毒瘤的贫困户,我们只能工作工作再工作,动员动员再动员,解释解释再解释,帮扶帮扶再帮扶。要精彩出列,百炼成钢,我们也可以!

在脱贫攻坚的战斗中,我们许多人是当官的,但是在脱贫攻坚的战场上我们许多当官的都是当兵的。无论官有多大,无论职位多么低,我们并肩战斗,不分彼此也分不出彼此。我们每一个人身上因为性格、职业、出生家庭等等的不同,每个人身上长出的刺,最终都将在这一场场决定生死的战斗中,被磨平了、被拔光了。

脱贫攻坚战是一场伟大的综合性战斗,在攻坚克难中,我们经历血与火的冶炼,我们看清了人类自身的脆弱面、阴暗面,甚至是人之作为人的劣根性。在脱贫攻坚战的帮扶中,我们终将拔出他们身上的许多精神的毒刺。我们的工作努力的价值意义也将在这方面体现。

共产党人不谈命运,但讲机遇的把握。老百姓在遭遇困境时,还是要感慨命运之不济的。命运再不济,拼搏要有方才行。我们许多老百姓都有硬拼、死干的苦干精神,缺的就是巧干和对信息的把握、运用。故而,他们被从一个火坑拉出来,又掉进另一个火坑里……

张叔一家子本来是等着幸福来敲了门的,然而,却成了幸福偶然间被抢走了的一家人。

老来丧子之痛萦绕两位老人数年,如今要稍微走出一点阴影时,价值万多元的三头大肥猪在这次猪瘟中死光了。阴霾未散,张叔骑车有伤了脚,住院两个多月,损失较大。可是,一向勤劳得停不下来的张叔尚未痊愈就提前出院修养,闲不住又养起了牛。没几天,一头牛就生病了……命运好像老是跟张叔过不去。

张叔是把劳动好手,除了种自家的地,还租种了别人家大量土地。因为张叔一味的勤劳,张叔家没有这样就有那样,好像即便厄运也奈他不何。但是,各种不顺总是那么残忍地为难着他,令人心寒。

勤劳自古以来值得高度赞扬。可是,无论广种薄收、还是广种丰收,结果仍然好不起来。像他们这样的苦干、硬干好不起来的家庭实在还有很多。原因就是缺少巧干、缺少对信息、对自身生产风险的认识与把握才造成的。我们要靠信息帮扶指导农民脱贫致富、走出阴霾才行的。

现在,我们的通讯、信息网络都已经全面覆盖。但是老百姓还没有浏览网页,为自己搜集可用信息的习惯,信息资源浪费于无形。还有就是辨识信息真伪的能力弱,容易受骗上当等等。这些方方面面,我们脱贫攻坚战队的所有队员们都还有很重的相关帮扶和指导任务需要花时间去努力完成的。

我们伟大的祖国,在伟大的中华民族开拓创新的智慧凝聚下,我们千百年来历经各种各样的战斗磨砺,修砌了一座座雄伟的精神长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从新中国成立到新时代以来的开拓进取,我的祖国每天都在发生着沧海桑田的巨大变化。在习近平总书记党中央核心领导和指引下,我们中华民族凝聚智慧,在脱贫攻坚这场新的战斗中,不断地一次次展现和检验了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这是我们的荣幸和骄傲!

愿我们的事业在战斗的烈火中,迎来一个又一个新的必然的胜利!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